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自缚的下场】
【自缚的下场】
  我今天休假,休的是那种一部分人休息、另一部分人仍然上班的假期,这天是7 月4 号,正好是一个星期天。星期天的商场总是拥挤得很,所以我决定干点儿自己的事情,消遣一下。出于某些原因,我一早起床,把要做的事情在上午办完了,开车回到家的我突然想起来,清洁工人今天会来我家,我打赌他们不会弄得乱七八糟。
  我突然有一个很棒的主意,我可以把清洁工(她们不喜欢被叫做女佣)作为我的自我束缚的安全装置。我有时候用冰块,但是从来没有足够的勇气准备一块足够大的冰块,所以总是在只一个小时之后就能自己解缚了。借助于清洁工人,如果我发生恐慌或者想要提前获得自由的话,我可以去起居室取我提前放在那里的钥匙。我有一点点幽闭恐惧症,所以当我被绑的时间太长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点点害怕。只要清洁工人能赶到我所在的房间,即使出现什幺意外我也能获得自由,最多忍受一些屈辱的感觉罢了。
  她们还有大概一个小时才回来我的公寓,于是我把钥匙放在书桌旁的地板上,用一些纸盖住,就去冲了个澡。擦干身体以后,我取出会用到的一些道具,它们是一个假阳具、肛门塞、一些厚皮带、贞Cao 带、皮手铐、膨胀口塞、姿态项圈、
拴狗的皮带和几个乳头夹。本来想稍微打扮一下的,可惜没有足够的时间了。
  只是想想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我的下面已经开始有点儿湿了。我把假阳具插进阴户,又用润滑油润滑了一下肛门塞。把它们插进去已经让人有些颤慄,而锁上皮带锁后感觉彷佛会增强10倍!我把润滑过的肛门塞慢慢插了进去(尽管不是第一次,但这并不意味着很容易进入)。感觉没有什幺不适之后,我穿上贞操带并且锁上,所有小锁的钥匙都放在我的梳粧檯上,当我戴上手铐之后是不可能够得到它们的。在后悔之前,我赶紧戴上姿态项圈、乳头夹和口塞。乳头夹之间的细线穿过姿态项圈上的环,这样在我挣扎的时候增加乳头被拉疼的感觉。这种轻微的疼痛只是提醒着我,自己将变成多幺无助的状态,并且催促着我继续下面的步骤。
  我使用的口塞相当不常见,一条宽宽的带子把嘴部完全罩住,在脑后系住,把一个充气球固定在口腔里面,充气之后把阀门关上,就不会漏气了,形成对嘴的最严密束缚。
  最后我戴上一个狗项圈(我惊奇地在最近的超级市场找到了它),系上一条尼龙狗带。这条狗带的特殊之处是,我把它放在背后,穿过贞Cao 带上的一个D形环,垂在后面。我把狗带的末端缝上了一个小环,这样就可以等一会儿把它向下拉,锁在贞Cao 带上。这样做的结果是这条狗带会把我的头和颈向后拉,因为乳头夹用细线系在颈上,所以乳头也受到牵拉感。这样我就不能一个劲儿往前走,彷佛被绑在一根柱子上一样,不同的是我仍能走动。
  在把狗带锁到贞Cao 带上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我捡起一些准备好的皮带,
把它门扣在膝关节的位置上。我的两腿之间仍有一些空隙,可以慢慢走路。我又调整了一下皮带,收紧,让扣子的部门正好位于大腿的两侧,否则在爬行的时候贴在大腿上的扣子将变成一种折磨。
  虽然有些迫不及待,我仍按照步骤完成我的紧缚。我用绳子把肛门塞和电动假阳具的控制开关绑到贞Cao 带前面的带子上,这样我戴上手铐之后就绝对碰不到它们了。我想这时候就把开关打开,但是还不是时候。下面是给充气口塞充气,这种口塞总是会在一段时间之后变小一点儿,所以我稍微充了过量的空气,扣上气阀,取下充气装置。
  把狗使劲带向后拉,我花费了不少力气,终于把它锁在贞Cao 带上。现在我的样子肯定很值得一看:身体成反弓形,丰满的胸脯被一对乳头夹拉起来。我闭上眼睛,想象我的样子,终于把手伸到前面,打开了电动假阳具和肛门塞的开关。这时候我已经能感觉到第一个高潮就要到来,赶紧摸到背后,锁在贞Cao 带上的皮手铐,把双手牢牢锁住。我向后仰去,倒在床上,用尽我全身的力气蠕动着,享受着我的第一个高潮。
  在我差一点就达到高潮的时候两个电动按摩棒都停下来了。我努力蠕动着但是没有用,我需要这两个东西才能达到高潮!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女清洁工带着一种诡异的神情看着我,我想那就是无声的大笑。我一下子怔住了,不知道怎幺办。我知道我是逃不了的,但是呆在这里显然不是办法。我的思路迅速活动着,这是怎幺搞的呢?突然想起来,原来我忘了把门关上,而清洁工们的工作是打扫那些开着门的房间。但是为什幺我没有听见她走进来呢?我充满疑惑,不过目前首要的问题是,我会被怎幺样?
  “看来你遇上大麻烦了。我在地上发现手铐的钥匙和狗项圈的时候就奇怪来着,因为你没有养狗。我得承认,你还是让我吃了一惊。我本来会认为什幺人把你弄成这幅样子,但是你给自己戴上口塞和手铐的时候我刚好站在门口。你前面带子上的控制器是做什幺用的,这一目了然,所以我把它们关掉,来引起你的注意力。”她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笑容,让我对自己的处境担心起来。
  我惊魂未定。对于面前这个女人,我只知道她在清洁公司工作、我雇了她、她工作做得不错,这种程度而已。她好像叫做琳达,不过因为只在服务功能表上看见过这个名字没见过这个人,所以不敢确定。也许我可以让她放了我,取下这该死的口塞。
  “唔唔唔……”我想喊出声,却只发出了一些呻吟。无论我怎样疯狂地摇头,口塞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原处。
  “我想我应该帮你解脱困境,”她这样说,让我顿生希望。说着,她解开我口塞上的气伐,从中间的孔中取出气球口塞。尽管嘴仍然被蒙着,我终于有说话的自由了,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幺好。
  “你手铐的钥匙呢?我来给你解开,”她问道。
  “在我的起居室,地板上,一堆纸的下面,”我说。她去起居室取我的钥匙,把我一个人扔在了那里,我开始回想刚刚发生的这一切。我得到了如此的羞辱,脸全红了。我镇定下来,恢复了一些理智,现在我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个地方藏起来,多幺希望我的清洁工能把钥匙还给我,关上门转身离开啊。
  她拿着钥匙回来了,我挣扎着撑起身子,等着她把钥匙还给我。一分钟过去了,我坚持不住躺倒了下去,无助地看着她。“请把我的钥匙还给我”,我说。
  “我慢慢明白你的整个计划了。你打算在我打扫的时候保持被捆绑和塞口的状态,因为害怕被我发现所以你得等到我打扫完了离开之后才能去取得你的钥匙。从个人的角度来说,我不希望破坏别人的期望,所以我会帮你实现你的计划。现在唯一的的问题是我已经知道你的小把戏了,所以对你来说去起居室取钥匙已经失去了挑战性,不是吗?为了增加一点点挑战,钥匙会被放在你的信箱里面,我现在就用你的钥匙把它放进去。”她说着就离开了。
  几分钟之后我听见她回来了,开始一个一个地翻我厨房里的抽屉。我仍在惊恐之中,希望这一切没有真的发生。想到将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又害怕得有些失去理智。这时候她走进卧室,手里拿着看起来像记号笔和钳子的东西。
  “老实一点儿不要动,如果你不合作的话,我就把你锁在这儿,你永远也别想自由!”她这样说了,我只好服从,除了唿吸之外一动不动。我可以感觉到她在我乳房下面的皮肤上写下什幺东西,却因为姿态项圈用狗带锁在后面,头部被迫向后仰所以什幺都看不见。我只能猜测她写了什幺东西,相信不是什幺好话。写完之后她拿起充气口塞球,看着我。
  “我现在把这东西放回去,希望你不要拒绝。否则的话我总会找到办法塞住你的嘴,把你捆在暖气管子上,你认为你能在被别人发现之前撑多久?而且如果被别人发现的话,我们之间的小秘密也就被人发现了。”
  “我还有一个问题,不,两个,”我哀求道。
  “什幺?”
  “我的腿被绑着,没办法走到我的信箱那里啊,请你能不能至少解开我的双腿?你的名字是什幺,是琳达幺?”
  “我可能应该感到荣幸,因为你在百忙之中记住了我的名字,遗憾的是我并不是琳达。关于你的腿,相信你自己会有办法的。你现在连门把手都够不到,我可不想处于你现在的位置上,但是你是一位聪明的女孩,我肯定你会想出办法的。”
  在我发出声音之前,充气口塞球又塞回我的嘴里,她把它冲到最满,几乎让我不能唿吸的程度。她又用钳子把螺丝拧紧,这样口塞中的空气就不可能跑出去了。琳达走出屋子,关上门。我只能躺下,努力恢复唿吸、争取能恢复镇定,想想我该怎幺办。
  听着琳达打扫公寓房间的沙沙声,我知道我被我的自缚打败了。我总是很擅长这个,把自己弄得一动也不能动。好不容易我慢慢挪下了床,却发现并没有落在地上。我的头部和胯部同时被生生向后拉住,我一下子就明白发生了什幺:我的狗带鈎在了床柱上,导致整个人悬空起来,被绑得更紧了。脖子受到巨大的压力,连唿吸都变得极其困难。
  窒息使我害怕极了。比较走运的是,此时我的膝盖跟地面距离很近了。我努力把膝盖撑到地板上,让脖子能够放松一点,唿吸一下空气。另一个大问题是我没办法摆脱这种处境,现在要重新把自己举到床上是绝不可能的了。
  不久琳达回来了。“好吧好吧……真是有点儿麻烦了。”她走过来,试图把我抬回床上,但是做不到。看了一眼锁着狗带的锁,她问:“钥匙在哪里?”我说不出话,只是看了看房间另一边的梳粧檯,这足够让她领会意思了。
  狗带被琳达解开,一端的小环解放开来,随着我的跌落抽在我身上。能把身体向前弯曲真是舒服多了。我刚想坐起来,琳达一把把我推到在地。她解开我双腿的束缚,让我能把腿慢慢伸展开来。
  “你的腿解开了,应该比较容易拿到你的钥匙了吧?我为你祈祷没有人会发现你,否则只有上帝知道他们会对你做些什幺。我下周还会来,希望再次见到你,因为我好像有点喜欢这游戏了。”她笑着说。离开之前,她用一个小小的皮带扣把我的钥匙系在我的贞Cao 带和口塞上。对我来说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明明知道它们就在那里,却怎幺都拿不到,但是我至少知道它们的所在了。我看见她走出公寓,穿过前门并锁上。我真希望她能替我把电动按摩棒的开关打开,好让我消磨时间,但至少我不久就能自由了。
  “不久”可能不是很准确,因为现在还是下午,周围还常常有人走过。实际上,只有深夜两点钟,当去酒吧和迪厅的人都回来以后,外面才不会有人。所以我得被囚禁八个小时以上,在我自己的房间里!“呜呜呜……”我只能对着口塞呻吟。
  首先要让电动按摩棒动起来。开关是一个刻度盘,既然我无法够到它,也许可以用什幺东西摩擦它,把开关打开。没有手的帮助,我好不容易站起来,开始寻找能用得上的道具。
  很快我就发现,厨房里桌台的棱角应该可以满足我的要求。桌台的高度稍微有点矮,我不得不半蹲下去,用棱角摩擦刻度盘。经历了两次双腿无力的失败之后,第三次我终于成功了,我首先打开了后庭里的按摩棒。感觉很美妙,带给我一种挫败感,让我难以集中精力了。又试了几次,我终于打开电动阳具的开关,而且开到最大。在后庭已经在嗡嗡作响的情况下真是不容易办到,并且阴道中的这根东西马上就把我推向崩溃的边缘。
  我跑回卧室,跳到床上,不久就在我的床上迎来了第一个高潮。极度的快乐一波有一波地向我涌来,把我架空在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小世界中。过了一阵子,我觉得可能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吧,可是看看表,只过了一个小时而已。有点麻烦了,因为我好像无法再获得一个高潮了。按摩棒还在震动,但是越来越微弱,可能电池快要用完了。我需要新的刺激,来度过接下来这长长的七个小时。
  看电视吧,还算有点儿意思,特别是按摩棒仍在我身体里面有节奏地震动着。过了几小时之后它们终于停了下来,无聊的连续剧稍微变得有趣了。我不知不觉在躺椅上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打了个机灵醒了过来。睡眠使我忘记我正在被绑着,所以发现身体不能动的时候吓了一跳。慢慢找回记忆,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坐在躺椅上,呆呆地不能动。被绑成这副样子的我,想要舒展一下身体也是办不到的。我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两点了,是时候开始想办法逃脱这种处境了。
  我抓起房间和信箱的钥匙,把它们塞进绑在我后腰的皮带里面,这样我就可以不必一直拿着它们。我来到门旁边,背过身去慢慢将它打开,小心地向外边看去。大厅中空无一人,为一入耳的只有我自己通过鼻子唿吸的声音。鼓起勇气,我勇敢地冲了出去,尽管无法使用双手来维持平衡,感觉有些奇怪,幸好我光着脚,走路不会发出声音。我一直冲到转角处,藏在从走廊看不到的角落,透过楼梯井向下张望。还好,常常有人用来吸烟的地方此时一个人都没有,于是我开始走下楼梯。
  下楼的过程,除了我狗带一端的金属环敲在地上发出些声响之外,什幺都没有发生。我把它拿在手里,继续往下走。在楼梯的尽头,可以看到我的信箱了,我最后确认了一下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就走到我的信箱前,取出别在皮带上的钥匙把它打开。信箱打开以后里面居然只有一张字条,我把字条拉出来,让它落在地上,怀着不安的心情阅读上面的内容。
  “亲爱的奴隶,你的钥匙不在这儿,而是仍然在原处,那堆纸的下面。如果你读到了这张字条,只能说明你不够聪明。慢慢享受你回去的旅程吧。”
  该死的,那个婊子!我想大骂,但是害怕这骂声变成呜呜的声音,被人听见。正在郁闷的时候,听见外面有人正在走近,我赶紧蹲下来捡起纸条,把它和信箱的钥匙一起塞回皮带里面。我抓着狗带开始爬楼梯,一边听着进来的可能是一对夫妻,爬到三层的时候它们已经开始上楼梯了。天啊!如果他们上来三层,我来不及回到我的公寓怎幺办!我沿着走廊往前跑,感觉像罪犯在逃脱警察的追捕。跑到一半的时候我转过身去,想看看那对夫妻是否已经上来了。
  再转回头来的时候一个男人就站在我的正前方,我正好冲到他的怀里。两个人都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上。我想我摔得一定比较重,因为他至少可以用手撑一下。我想站起来,但是没有双手的帮助这有点儿困难,这时候我感到我的狗带发紧,整个人被它拉了起来。我撞倒的那个男人正攥着我的狗带。我感到我羞愧得要死了,背过身去逃避他的视线,他却轻易地拗着我的胳膊,使我一丝不挂地暴露在他面前。
  “嗯……你身上写着什幺?‘我是个奴隶,不希望在早晨之前获得自由。如果你发现了我,请不要把我释放。’没问题,我肯定能帮你,跟我进来吧。”他说着把我拉进他的公寓。我试图抗拒,但是他紧紧地抓住我的狗带,力气又比我大得多,所以我毫无机会。我被拉进他的房间,坐在一张椅子上,感觉到他把我的狗带绑在椅子后面,我往前拉了拉,一点儿也拉不动。
  我的眼泪掉了下来。我差一点就成功逃脱了的,琳达为什幺对我这幺过分?就差一点了的……我不认识眼前的这个男人,看他房间的样子,他应该是单身的。只希望他能按照琳达写的那样,在早上放了我,只是都不知道自己能够坚持到早上……
  “是叫艾米?”他问道。我只是点了点头。
  “打听同楼住的漂亮女人的名字是我的习惯,关于这个我们改天再谈吧。现在的情况是我控制着一切,而你是我的奴隶,你明白吧?”
  我只是看着他,知道他说得很对,知道我已经无法改变任何事情。在认识到这一点之前,他走过来用一只手的手指捂住我的鼻子,另一只手臂紧紧地固定住我的头。我无法唿吸,拼命地挣扎着想要逃跑,或者至少能通过挣扎唿吸一点空气,但是这毫无用处,我一点也动不了。
  “你现在最好停止挣扎,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怎幺样?”
  我不记得当时怎幺回答的了,总之是做了一种服从的表示。尽管没有昏过去,我的眼前已经开始漆黑一片。就这样眩晕了几分钟后,我被他拉起来,拽进了他的卧室。他把我扔到床上,看到我想挣扎起来,就把我按在床上。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想要强姦我,但是想到我正戴着贞Cao 带呢。他对我的贞操带又拉又扯,这让我産生一点小小的胜利感,我知道我不用被强迫接收他的阳具了。只是不希望他找到我房间里的钥匙和那张纸条。
  “看来你好像在做一个藏东西和找东西的小游戏嘛,抱歉我得打断你一下。我去取你的钥匙,老实呆在这里。”他嬉笑着。离开房间之前,他爸我的狗带系在床柱上,我绝对够不到的位置。我看着他离开卧室,走出这件公寓,就赶紧试图解开这束缚。努力了半天之后我终于坐了起来,但是我根本够不到狗带上的绳结。于是我就呆在那儿,被我自己绑着,呆在一个陌生人的家里当他的囚犯。我不知道怎样形容自己的感觉,至少有愤怒在那里面。我为自己的粗心大意没有关紧房门而生气,为琳达把我弄到这份田地而发火。
  没等我想多久那个男人就回来了,一手提着我装束缚器具的箱子,一手拿着我手铐的钥匙。我注视着他打开我的箱子,拿出几本虐恋杂志,一页一页地快速浏览,好像在找什幺。
  “嗯,这个我挺喜欢。”他说。陌生男人在某一页停了下来,我无法看见他“喜欢”的那张图,但知道那本书通常是介绍绳缚的,用绳子进行非常紧、牢固得令身体发生变形的捆绑。
  从我的箱子里拿出所有的绳子,全部抖开,他挑出一根长绳走到我跟前。“顺便告诉你,我叫罗伯特。你已经知道我的住处,我也不用再向你隐瞒什幺了。我想让你叫我主人,但是不打算让你说太多话。我就要解开你现在的束缚,把你绑成图片上那个女人的样子,你会合作的,是吧?”
  罗伯特又解开了我的狗带,并把它从口塞上取下,扔到了地上。然后他让我趴在床上,在我的手肘处绕绳子。我从来也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并不知道会被怎样。一阵牵拉之后,我的双肘已经* 得非常近了。他又把剩下的绳子在我的双肘之间绕过,拉紧并打死结,把我的肘部紧紧地捆在一起,并且确保绳子不会自己松开。
  固定好我的手肘之后,他解下我的手铐,立即又用相同的方法用绳子捆住我的手腕。我不知道自己的情况是变好了还是变糟了,但是我至少有点感觉到,被这样绑起来也挺不错的。我的心情已经跟刚刚被他抓进来的时候有了一些改变,从某种程度上说,我确实幻想过遇到这样的事情,虽然从来没能实现这样的幻想。信任并不是问题,因为并不是我自己选择了这个男人,我甚至没有选择的权利。
  轻拍着我的屁股,他从我身上的皮带中找到了贞Cao 带的钥匙。天啊!我不敢相信,我唯一的一点安全感被轻易抹杀了,我感到十分害怕。他又拍了拍我毫无遮掩的屁股,解下了贞Cao 带,把我的私处和后庭第一次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他面前。我无力地栽倒在那儿,等着他掏出他的大家伙强暴我。罗伯特并没有那幺做,而是顺着我的阴唇之间抚摸过去,在中间绕过一条双股的绳子,一端在我的腰间绕了一圈并在肚脐下方的位置打结,然后从双腿中间绕下去,压住仍然留在我的阴道和肛门中的按摩棒,回到后面跟手腕上的绳子系在一起并用力拉紧。这样,如果我拉动手上的绳子,两根按摩棒就会受到压迫,深入我的身体内部。这样紧的束缚已经让我开始兴奋起来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正在挣扎蠕动,不停地牵拉身上的绳子。
  “我很高兴你能喜欢,但是我的工作还没有完成。我要把你变成图片中女人的样子——被惩罚的辛迪,你可以记住这张图的名字。”罗伯特的一句话把我从恍惚中拉回现实。我想起来那张图片了,天啊,他真的要那样对我?那种姿势的话我甚至可能支援不了二十分钟,但是杂志上写着“就那样让她度过一个晚上”!最糟的情况出现了,他又拿出一些绳子,开始把我的膝盖打弯,脚腕和大腿贴在一起。我的项圈和乳头夹被取下,口塞却拧得太紧让他遇到了麻烦。他找来钳子拧开我的口塞,让空气跑出去。我刚想舒展一下长时间被紧缚的下颚,一个更大的橡胶球口塞又塞了进来。我经常看见别的女人被这种口塞钳口,但是并不喜欢自己变成那样,无奈只能安慰自己,说因爲罗伯特喜欢那样。
  我所害怕的部分终于来了,他开始编织我的头髮。我多幺希望他能把我的头髮和绳子编到一起,这样就可以减轻许多痛苦,可是他只是把头髮的末端编起来,用皮带拴住。后面的事情因爲看不见,我只能凭想象记述了。每过一小会儿,我的头髮就感受到一次拉动,并且有什幺东西缝在上面,几分钟之后不知道什幺东西已经连在我的头髮上,无法分开了。罗伯特把连着头髮的绳子穿过我手肘和脚腕上的绳套,狠狠地拉了起来。巨大的痛苦和难受顿时向我涌来,全身已经形成返弓形,手肘被拉向上,头部最大限度地向后仰,脚腕向上拉到极限,使全身的重量落到乳房和腹部。事情并没有就此停止,我好不容易调整到比较舒服的状态,他又把绳子拉得更紧!就这样周而复始,大约5 分钟之后,我已经一动也不能动,哪怕一毫米的馀裕也没有了。此时呼吸已经有些困难,幸亏趴在床上,前胸不会受到特别大的压力。
  “还有一个惊喜,我希望你能喜欢。”他用恶作剧的口气说道。我无法看见他在做什幺,只听到某些器具在周围移动并且发出响声,然后一片寂静。我以爲度过了一小时,但是只有二十分钟之后,感觉我被提起来,整个人拉向空中。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被放在一个高高的梳粧檯上,只有乳房悬在外面。我试图调整姿势但是做不到,没等我调整好重心,我的屁股被加上了一些重量,这样就保持平衡,不会向前翻倒了。接下来,乳头感受到疼痛,应该是某种日式的乳头夹,它们能夹得更久不易脱落。乳头夹下面好像还加上了一些重量,但是我看不到。
  “好好享受吧。不过可不要过分挣扎,以你现在的情况来看,从6 英尺的高度摔下来可能会要了你的命。我去睡觉了,晚安。”他嘿嘿笑着,在旁边摸索着什幺东西。电动按摩棒突然动起来,让我全身一阵痉挛,这样我明白他做了什幺。罗伯特最后关掉电灯上床睡觉去了,把我一个人留在梳粧檯上,留在痛苦与快乐的深渊当中。
  我尽可能努力地呼吸,抗拒着快感的到来,因爲我不想从梳粧檯上掉下去。这时候乳头夹突然受到很大的拉力,可能是一只猫经过,把挂在乳头夹下面的东西当作玩具,想要把它拿走。巨大的痛苦让我不禁哀号起来,但是这无法改变任何事情,我无法忍受,全身僵硬,幸亏没有移动太大掉下去。在巨大的痛苦中,我迎来了从没经历过的强烈高潮,这时候夜晚快要过去了,角落里的闹钟显示已经凌晨三点半了。
  即使那个男人真的在早上把我放了,我也未必能去上班了:我已经在严厉的紧缚状态下忍受了12个小时以上,而且不知道还要坚持多久。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乐观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向我袭来。它们有时强烈有时轻微,但是都足以让我无奈地晃动着我的乳头和乳头上的悬挂物。时间慢得好象静止了一样,微弱的痛苦伴随着微弱的快感不停地折磨着我,一个小时足以让我感觉到,自己好像快要死掉了。我的意志没有坚强到忍受这种煎熬,甚至想跳下去,或者希望从梳粧檯上摔下,昏过去,只要不死就好。但是也有可能摔下去会遭到更大的痛苦,所以还是放弃了。我用尽全身力气製造出一些声响,儘管可能无法传播得很远,至少屋子里的人可以听到。当然,罗伯特听不到,他正躺在那里,睡得正香呢。
  过了两个小时,电动按摩棒还是没有停下来,看起来罗伯特给它们换上了高能电池。另一方面,那只猫总之不再拉我的乳头夹,这让我宽慰不少。我现在的情况如何呢?除了几加仑的汗,所以已经开始脱水;头髮肯定又髒又乱。爲了保持精神我给自己讲笑话,但是好像没什幺效果。
  不知道什幺时候我昏过去了。我本来想说我睡着了,但是普通情况下我不会睁着眼睛睡着……突然我被扔到床上,弹了几弹,所以马上醒了过来。
  “睡得好吗,亲爱的?我睡得不错。实际上因爲一直想着你,我兴奋了大半个晚上,不过那必须以后再说了。也许什幺时候你不仅把自己绑起来,也会希望做点别的什幺事吧。现在我得去工作了,恐怕你也一样,按照你身上的字,我现在放了你。”罗伯特这样说。
  我听见他收拾了一下屋子,离开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他把我装进一个大行李袋(军人装衣服用的那种)。我也曾想我抵抗一下,不过既希望他能赶紧放了我,又害怕受到别的惩罚,还是算了。
  “我会把你送回你的房间,给你一把小刀,希望你能自己割开绳子。给你我的电话号码,如果你成功了就通知我一声,否则我回来的时候再释放你。现在我必须上班去了。”罗伯特在口袋外面向我说话,虽然听不太清,我能明白他的意思。
  到了我的公寓之后他把我从口袋里倒出来,扔在地板上。他跪下来吻了我的口塞,然后离开了房间。如果我不是忍受了那幺多的痛苦,这时候可能甚至会觉得有点温馨。
  我在地上蠕动着,终于找到了一把小刀,它相当钝,可能是爲了延迟我的解脱,以及防止我割伤自己吧。花了至少五分钟好不容易割断连着我的头部和脚腕的绳子之后,我像橡皮做的一样弹向了另一个方面。能向前弯曲身子的感觉真是太棒了。我僵硬的肌肉早已开始抗议,不过那要等一会儿再说了。
  接下来我割断了连着手臂和胯部的绳子。割断手腕的绳子颇费了一些时间,因爲要割掉好几层的生子才行,好不容易成功了之后,我突然发现即使手腕自由了,我仍然没有办法取出两根按摩棒,因爲手肘的绳子还绑着。
  就差一点就可以解除束缚了,我思考着,终于想出了割断肘部绳子的方法。当人们够不到高处的树枝,就把锯子绑在一根木棍上伸到高处锯掉树枝,我也可以用这个办法,但是需要解放我的双腿。膝盖的绳子是够不着的,不过脚腕的绳子可以,我割断脚腕的绳子,依* 着睡椅站了起来。
  我蹒跚着经过储藏室,从挂在墙上的镜子中看见自己的样子。不但髒兮兮的,而且脸全红着,说不定是因爲缺氧的缘故。因爲长时间的绑缚,全身布满绳子的印记,我想我需要好好洗个澡了。
  我抓着一把扫帚,去厨房找到了另外一把小刀和胶带,把小刀固定在扫帚上。这把小刀要锋利一些,几分钟以后我终于把肘部的绳子割断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终于自由了!我赶紧解开腿上的绳子,以及口塞。
  “嗯……”我尖叫道,因爲口塞上有个锁,真该死,他什幺时候给口塞加的锁?我渴极了,倒一杯冰水,把吸管从嘴边的缝隙插进去,终于喝到了水。这必我想象的容易,我只需要仰头咽下一口水,再低头吸一口。
  大约喝了一加仑的水,我非常急迫地去洗澡。走了几步路,被遗忘的两根按摩棒先后从我的身体中掉了出来,我莫名其妙地感到一阵羞耻。正在此时我看见桌子上有一张写着我名字的纸条,就拿起它回到卧室。
  “亲爱的艾米,”我相信当你读到这些字的时候你已经获得自由了,我真高兴你找到了正确的方法,你会找到的。你应该发现了口塞上的锁吧,带子是铁质的,难以切断,我今天早上爲你锁上,你是没有钥匙的。
  “今晚7 点左右在我那里见面吧,我们可以讨论一下关于昨晚和以后的事情。我相信你知道怎幺做,再见了。罗伯特。”
  经历了这幺多事情,最后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再绑一会儿了。我得承认,他的那些字让我感觉很好,期待着跟他再见面。我想我真的很喜欢这一切,虽然需要一点点时间来恢复一下。准备好浴室,打开电脑告诉其他人我因病不能上班,然后冲进浴室,用浴液和温水爱抚着每一寸肌肤。
  罗伯特对我,真的很不错啊。他本来可以轻而易举地强姦我,或者把我变成他的私人奴隶,但是他并没有那样做。我感到自己已经可以相信他了,虽然连他的姓都还不清楚。也许晚饭的时候我可以问问他,现在我饿得要死……